<ruby id="bjhlj"></ruby>
    <noframes id="bjhlj"><address id="bjhlj"><nobr id="bjhlj"></nobr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bjhlj"><address id="bjhlj"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bjhlj"><address id="bjhlj"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bjhlj"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bjhl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jhl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bjhlj"><th id="bjhlj"></th></form>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祖厲河畔那道灣
            【字號: 新華網( 2021-09-14 11:38)  來源: 甘肅日報  作者: 馬旭明

              如果說人生是一條奔流不息、一路朝前不向后的小溪的話,高中也許是漫長求學征程中最多彩的那一灣。我高中的那道灣就位于祖河和厲河交匯后的轉彎處,三山環抱,一水環繞。三山者,桃峰、東山、西巖也;一水者,祖厲也。

              是母校給了我最豐盈的一抹青春。

              沿縣城南關十字,向西一直延伸的路只有一條,窄窄扁扁、坑坑洼洼,遇上下雨天,急忙走不進去,進去了也急忙走不出來。路的盡頭右拐就是母校的大門,極為簡單的四個字“會寧二中”鑲嵌在門洞的正上方,那門墩是用無數個砂石垛起來的柱子,見證過無數個出出進進的身影。沿馬路進去,正對著唯一的教學大樓,大樓后面是教工宿舍,除此而外,皆是清一色的平房,熱鬧一會兒,安靜一會兒,燈黑著一會兒,燈亮著一會兒,白天被縮短了,黑夜被拉長了,只有不多的幾盞路燈不知疲倦地站著崗哨。

              教室、宿舍、操場留下的不只是我們年輕的身影,還有可圈可點的歡笑,填滿了一周寬窄不一的間隙。再后來,坐在墻角里有一句沒一句地聽課就成了生活的常態。

              周末了,離家近一點的國雄、張二胡、老馮頭他們,騎著自行車回家,從家里托運一周半月的生活補給;離家遠的,洗完衣服,三五個相約,或上山或下河,用歪歪斜斜的腳印,瘦瘦弱弱的身影,打發難得的周末,在晨昏讀書的黃金時段,坐在樹蔭下翻兩頁書,聽幾曲鳥鳴,不失為一種享受。即使每日里按分掐秒的一日三餐,也可以在周末吃得隨便些,不定時、不定份、不定量。返校的路總是那么短,一首“藍藍的天上白云飄”還沒有唱完,就拐進了擁擠的南關小巷。

              相比上課期間,周末的開水打得相對早一點,因為忙了一周的師生們總要洗涮一下。趕在最前面的仍有兩樣:買菜、灌煤油。其時:蔥,數根,蒜,數顆,包菜,不超過一個,都是再稀松平常不過的事了。就這,都能讓賣菜人喜不自禁。

              當洋芋蓋被子被捂在鋁鍋里時,宿舍門外,袁婆灌煤油的叫賣聲嘹亮而粗獷,還有呱噠噠的笑聲,穿透力、瓷實勁十足,由遠及近,又由近及遠地來回穿梭……

              灌煤油車才過,釀皮車、賣菜車就搖搖擺擺地劃出一道弧線,旋又開進了我們的視野。拿煤油熏得有味了的白面換點釀皮,乘機多要一勺涼拌的調料,缺少顏色的飯食頓時可口了許多。偶爾手頭寬裕點,稱點綠菜、蔥、蒜,外添上一根辣子,內襯上兩顆土豆,再打上一只雞蛋,黃處黃、白處白、綠處綠、紅處紅的,就算是一頓像樣的美食了。

              每到月末假前的時節,日子總有些緊巴巴的,能有鹽有椒地把土豆和白面和在一起,就已經很不錯了。沒錢買早餐,趙二架在宿舍鋼梁上的饅頭片就是難得的美味佳肴,黃蔥蔥、脆生生的香。那一片片干饃饃,不知潮潤了多少顆敏感而又羞怯的心。

              上完早操,總能遇上訓練歸來的體育生,能端一碗雞蛋湯,外添上一個油餅,坐在小食堂里或蹲在門口吃。這樣的享受,我們住通鋪未訓練的人是不敢想的奢侈。

              如是這般,三年來,班里學生的名字,在楊映華、魏振華老師寫榜的毛筆下,留下軌跡的人數屈指可數。即使這樣,老沙的眼睛還是不時地會隱藏在某個我們看不見的角落。百名榜上的紅紙新了舊了,舊了又新了;桃花山上的杏花開了敗,敗了還開;祖厲河的水清了又稠,稠了又清……

              清湯寡水的三年歲月,一眨眼就到了畢業季。男生們喉結大了,聲音變了,個子高了,女生們身段有了模樣,眼睛里多了許多看得見看不見的隱秘和嬌羞。與心底的秘密一起多了的還有考試,大考、小考、月月考、期中考、期末考、階段考……

              高考在即,備考的節奏一時間如發條般被上緊,綜合復習,大量做題,錯題更正,跟上去的認真些,掉隊了的散漫點。密密麻麻的日子里,留下了每一個人為自己目標奮斗的身影,或頭頂繁星,或肩披夕陽,嘴角溢滿爽朗的歡笑,筆尖游走流淌的心事。每個人都成了一種無可替代的色彩,或深或淺地撒播進歲月的轍痕,或濃或淡地盛開在年輕的季節。正是不識愁滋味的年齡,愛睡覺的、愛讀小說的、愛惡作劇的、走路有模樣的、說話占地方的,史向軍的瞌睡更足了,孟珍燕的辮子更長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我訂了《語文報》,時不時地來一期,一有空閑就拿出來啃。實際上,那時候數理化我已經跟不上趟了,寫日記、拍照片就成了我最好的精神寄托。鄰桌老賈,畢業那年時運不濟,一時間灰心喪氣,周末,多時候我就跟了他往外跑,上山蹚河、穿溝過澗,山頂上喝風,梁畔上唱戲,花音唱著唱著就成了苦音,善感的心靈多時候會讓眼眶里蓄滿淚水……

              老賈素來內斂,郁悶的心情一時得不到釋放,我更多地就成了他悠悠心事的傾聽者。實際上,那時候值得提及的還有“金蘭兄”的一副熱心腸,為了老賈的事,豁出去四處周轉幫忙,事情雖然沒有辦成,可跑過的路,說過的下情話,就是人間情義的最大彰顯,何況我們說到底還是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畢業了,不無遺憾。畢業了,未來得及說再見。

              后來,補習的日子就越來越不寬展。有一回,站講臺的父親,發梢干枯、滿面土色地給我送饃,這一永恒定格在記憶中的情景觸動了自己內心最柔軟的一面,我才下倒腰身讀了一年書,張明老師的作文,李建業老師的英語,曹志泰老師的化學,課堂無一樣不精彩,聆聽無一樣不享受。還好,生活沒有落下我太多。

              時不時還會想起二中,是她給了我人生里程最美好的情愫;動不動還會說起二中,是她給了我歲月深處最溫婉的邂逅。(馬旭明)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            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            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859751
            久久这里有精品国产电影网
            <ruby id="bjhlj"></ruby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jhlj"><address id="bjhlj"><nobr id="bjhlj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jhlj"><address id="bjhlj"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jhlj"><address id="bjhlj"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jhlj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jhl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jhl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jhlj"><th id="bjhlj"></th></form>